全国服务热线:

无论怎么发展,世界各国的位置永远是一个金字塔

来源:卢克文工作室 发布日期:2019-10-01 09:37 浏览:

世界的竞争是残酷的。

无论时代怎么发展,世界各国的位置,永远是一个金字塔的形态。过去的底层国家或民族,活得连牲口都不如。印第安人被屠杀时,剥一块头皮换100美金,非洲黑人被贩卖时,一个健康的成年男性黑奴25英镑。

随着科技的进步,生产力极速飞跃,对底层国家的压迫不用那么血淋淋的,显得非常不绅士。底层国家只需要负责提供廉价的人力(佣人),生产生活类产品(衣服鞋子),卖掉自然资源(铁矿、水果),或者给顶级国家提供寻欢作乐的特殊产品(墨西哥的毒品和乌克兰的妓女)。

金字塔的顶层住着盎格鲁-撒克逊人,他们建立的国家结成同盟,共享情报,分享世界资源并保持国家领先优势。

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旁边站着笑微微的犹太人,犹太人和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起手挽着手,吃着火锅唱着歌,控制着世界的石油、金融、顶尖军事科技、话语权。他们衣着光鲜,谈的都是环保和对冲基金这种高大上的词汇。一副救世主的神圣表情,偶尔向底层国家或民族扔一两块肥肉,下面就听到一片相互撕扯的欢腾之声。

金字塔的第二层,住着高卢人、德意志人、大和人,维京人。这些民族以科技立国,各有各的本事。高卢人有西非传统殖民地,世界第三的军火出口,较领先的航天、高铁、通信,还擅长感性生意,化妆品和红酒营销世界一流。

德意志人是一把精工好手,有世界一流的汽车及零配件公司,机床集团、工业机器人,他们比较偏理科,崇尚脚踏实地。大和人同样是二战战败国,所以主要集中在民用高科技领域,同样在汽车、医疗器械、光学制品、炼油遥遥领先,和德意志人一起为世界提供一流产品。

维京人那边地广人稀,他们也专注于高端产业链,只做高端军工、家具、制药、特种钢材等等,因为人口少,所以这些国家能搞出世界最顶尖的福利制度,不过这种制度其他国家千万不要盲目模仿,只有高利润少人口的国家才可以适用。

第二层的人都有看家本领,掌握的都是顶尖制造为主,卖的东西都很贵。

金字塔的第三层,住着高丽人、罗马人、卡斯蒂利亚人、希腊人、以及一些类似于城邦的特殊地区,比如新加坡城邦、香港城邦。高丽人站在发达国家的门口处,以半导体、二线汽车制造、造船业立国,他们产业相对集中,容易被后起国家一把梭哈。

罗马人、卡斯蒂利亚人、希腊人的好日子已经不多了,靠祖上拼搏出来的荣光照耀着他们大腹便便的身躯。

虽然还是发达国家,但负债太高,国家基本不增长,还被住在第二层国家的人嫌弃,管他们叫欧猪之类。香港、新加坡属于特殊地域的城邦型社会,吃的是特殊红利,但城邦太小,抗风险能力特别低,也容易被一把梭哈。

第三层的人处于一个比较凶险的位置,随时会有人往金字塔下面掉。

金字塔的第四层开始有点挤了,这里住着汉人、东斯拉夫人、突厥人、阿拉伯人、南美人等。汉人在过去三百年曾经从第一层重重摔落下来,正在重新往上爬,他们非常勤劳,不可思议的勤劳,为全世界生产各种各样的工业品,成长迅猛得让前三层的人感到害怕。

东斯拉夫人是前三层人重点防范对象,他们好战,曾强大到可以将前三层国家一波推倒,是前三层人内心深处的噩梦,前三层人只想把东斯拉夫人分裂分裂再分裂,分到足够安全为止,他们只希望东斯拉人给他们提供美女和石油,但东斯拉夫人十分倔强,咬着牙跟他们一直刚到现在。

阿拉伯人靠石油赚了大钱,他们同样经济结构单一,而且无休无止地为了教宗在相互残杀,书读得不多,全靠各层的人对他们有石油需求,所以还能呆在第四层。

突厥人站在欧亚的连接位置,他们现在实力配不上他们的野心,因为两头要好,经常被第一层的欺负。南美人出生地特别好,一直处于和平状态,却一直发展不起来,虽然被北边的强大邻居阴影笼罩,重点还是这里的人太爱享受生活,浪,无边无际的浪。

第四层里面汉人最猛,最有可能冲进前三层,但汉人体量太大,他一冲进去,要占好大一块位置,前三层好多人就要掉下来,跟下饺子似的。

金字塔的第四层越来越挤,空气和环境也越来越差,这里住着印度斯坦人、京族人、马来人、泰族人等,这里要么是初级工业的领地,环境污染严重,血汗工厂众多(必经之路),要么是前三层人的后花园,为他们提供各种见得光和见不得光的服务,前三层人的屌丝阶层最喜欢往这边跑,在这里他们更能找到尊严和优人一等的乐趣。

第四层的人还在努力往上爬,他们刚爬完山脚,越往上爬,才会越危险。

第五层是黑不见底的人类社会的深渊,比如非洲的西部或南部,这里人均日开销不到一美元,人均寿命只有40多岁,他们是前三层人的背景板,总有一些前三层的人跑来找存在感,发一点面包和矿泉水给他们,顺便看看他们这还有多少铀矿,多少金矿,临走前会撒一把眼泪,然后合张影发到互联网,背影就自带爱心效果,下次再来时,会带上本国一大堆矿业公司。

第五层的世界没有颜色,一片漆黑。

世界的金字塔建好后,没有人敢乱动自己的位置,世界资源只有这么多,不可能大家都爬上塔尖,第一层和第二层的人端着枪在上面走来走去,充满警惕,谁敢往上爬多一点,他们就会开上一枪,将后面的人打下去。

我们把金字塔里各个国家都看了一遍,发现要爬到上面的阶层,这个国家都具备一些共通条件。

首先,这个国家必须有一个稳定的主体民族,而且这个民族是一个不被神权束缚的世俗民族。比如日本的大和民族占总人口的99.9%,德国的德意志民族占总人口的80%,英国的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占总人口的83.9%,韩国高丽民族占96.25%(他们现在是不是不自称高丽人了?不管了先这样叫着),中国的汉族占91.51%,俄罗斯的斯拉夫民族占77.7%。

保持主体民族数量的稳定性,是为了避免一个国家陷入内耗,天天吵架的家庭是不会幸福的,民族势力越均衡,国家越难发展,大家看中东地区和非洲一些国家的边境,就是一条笔直的线,正常国家的边境线都是弯弯曲曲的,那是当年殖民者为了省事在地图上直接这么一划,好了,不管了,结果留下一大堆问题,就拿库尔德人来说,一个几千万人口的民族被划到四个国家,这个民族又特别能打,搞得鸡犬不宁,埃尔多安做梦都想掐死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武装,库尔德人也痛苦,他们想建国,这里动刀,那里开枪,国家怎么都建不起来,所以一个安定的国家必须有稳定的主体民族,一旦出现各个民族数量均衡,这个国家内部就会打得不可开交,你用什么社会制度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日本在这方面就是个好例子,他们严格控制少数民族和外来人口,将某个民族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世界所有安定强大的国家,都是主体民族单一,号称世界大融炉的美国有一点特殊,因为他们是移民国家,欧洲裔美国人占62.1%,拉丁裔美国人占17.4%,非裔美国人占13.2%,亚裔美国占5.4%,这个结构其实还算健康,因为欧洲裔主要是英裔和德裔,这是两个十分勤奋的民族,各占25.4%和16.5%(特朗普是德裔),你可以简单理解成美国实际上是英国人和德国人的后代在统治。

欧洲的问题是他们YSL化的速度很快,美国皮尤研究中心预计到2070年,英国和法国人口信仰基督教的只占50%,而美国的问题是拉丁裔大量增加,有望在21世纪末成为美国主体民族,美国事实上有被墨西哥化、阿根廷化的风险。

当欧洲真的YSL化,美国真的拉丁化时,这两个地区会因为民族结构太均衡,内部一定会产生内乱。

这个崛起的民族还必须是世俗民族,被神权束缚的民族跟现代文明格格不入,你不能建好工厂开条流水线,结果员工们一天要五次朝拜,你还没办法跟他讲道理,他们不会感谢劳动让他们拿了薪水,他们会感谢神让他们拿了薪水,因为“你让他们有工作是神的旨意”,而且相信神权的民族,从来没有在现代科学有任何建树,物理、化学、数学、机械、软件所有现代科学中端和顶尖人才全部来自世俗民族。

一个国家有一个稳定的世俗化的主体民族,是一个国家拿到向金字塔上层攀升的门票,这是向上的基础条件。光这一条,就要淘汰掉中东地区大量神权国家以及像印度尼西亚这样缺少稳定主体民族的好多国家了。

其次,这个国家的人要懂得储蓄。就是要懂得存钱。大家一定看过很多嘲笑关于中国人爱存钱的段子了,所以看到这句话一定很不适应吧。

我曾经看过一篇小清新写的游记,说她在某国旅游,看到因为没有钱给孩子治病,一个男人抱着头在医院门口哭,因为当地人没有存钱的习惯,没钱给孩子治病,那个小清新脑回路清奇,结尾居然说“虽然不存钱,但当地人活得很潇洒啊。”你们都知道,我又要开始忍不住嘲笑这些小清新了,我为什么总是要嘲笑他们呢,因为十几年前我也是个傻逼小清新啊,不懂得人生是一段艰苦的旅程,站在粪坑里也能文艺情绪泛滥。

中国人爱存钱是一种美德,中国人存在银行里的钱,会被银行贷出去进行投资,这些钱最后都变成了一座座工厂,一条条高速公路,对于一个后发国家,没有完善的金融体系,就是需要大量的储蓄来推进工业化的现金流,IMF统计,中国的储蓄率是47%,世界平均是26.5%,中国人存在银行里的钱高达178万亿元,住户存款为68.4万亿,这些钱对中国的投资发展太重要了。


12下一页